当前位置:小树林摄影网资讯趣店的转型与阵痛
趣店的转型与阵痛
2022-08-12

近日,趣店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这是一份很有争议的财报:总收入为17.17亿元(2.74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105.6%;但与此同时,净利润为3.16亿元,同比下降32%。

此外,趣店一季度线上消费金融服务交易总额153亿元,同比下降8.1%;活跃消费金融用户为410万,同比下降13.9%;放款笔数为1090万笔,同比下降44.6%。

对于业务规模和盈利数据的下滑,趣店CEO罗敏表示,过去一季度趣店主动控制了交易量。“在去年年底行业政策调整之后,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经历了行业性收缩区间,趣店迅速采取了措施,通过暂时收紧信贷标准来控制风险。”

截至2018年3月31日,趣店的总贷款余额为129亿元人民币,高于2017年第四季度的112亿元人民币,这主要来自于平均信贷规模和信贷期限的增长。趣店CFO杨家康认为,趣店控制交易量的同时,数据分析能力有了显著提高,能够进一步区分出高质量的借款人,由此可以向高质量用户提供更大的信用额度和借贷期限。

实际上,趣店并非唯一一家主动缩量的公司。去年年底行业政策的调整,造成了整个消费信贷市场的下行区间。为了控制风险而主动缩量,成为行业比较通行的做法,

据一季度财报数据,趣店的总收入中,金融撮合服务收入和汽车融资租赁业务收入两项占比大幅增加。 从靠金融赚钱到靠服务赚钱,势必会拉低利润水平。另外,趣店从去年开始大规模投入的汽车新零售业务,短时间内无法实现规模效应,也必须承受重运营带来的亏损。这其中可以看出趣店的转型尝试和所经历的阵痛。

财报显示趣店一季度的金融撮合服务费,从去年同期的3648万元上升到了2.7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60%。

在之前的业务模式下,趣店的现金贷业务主要赚取的是金融服务费,其本质还是利差,因为趣店扮演了信用中介的角色,需要承担兜底责任,这也是行业内常见的做法。

可一旦新金融机构成为信用中介,将面临信用风险和政策风险的挑战。因此,趣店转型的第一个大动作是将消费金融业务从重资产转向轻资产,从信用中介走向信息中介。

罗敏曾经表示过,“趣店业务收入来源将从此前的借贷者息差收入变更为金融机构服务性收入和商品厂商的销售佣金收入。”从第一季度的金融撮合服务费收入的快速上升可以印证这一点。

趣店的转型思路跟大部分金融科技公司一样,都是“去金融化”。罗敏在2018年源码资本的码会上也说过:“我们现在的方向是不直接做金融,而是通过技术优势和数据积累来服务金融机构。”

随着监管环境的改变,哪怕曾经可以躺着赚钱的趣店也必须做出反应,与过去的商业模式告别。

另外,一季报显示,大白汽车当季销售型融资租赁收入为5.46亿元(8705万美元),这在17.17亿元的总收入中占比接近1/3。

大白汽车是趣店上市后推出的汽车新零售业务。打的是三四五线的下沉市场,而趣店的筹码是6200万用户。据大白汽车的数据,目前已经签约的用户当中,从来分期和支付宝导流过来的用户占到了90%,可见现阶段趣店可以在自己的现有渠道里做低成本的流量转化。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3月31日,大白汽车累计交付车辆6608辆。此前大白汽车负责人许龙表示,大白在第一季度已经完成一万辆交易,这其中的差值,许龙后续给出的解释是:一万辆为成交量,而6608辆则为真正完成交付的车辆。

收入结构的变化背后是趣店对公司业务的重新调整,可以看做是趣店转型的信号:趣店从此业务单一的现金贷公司,开始向外拓展新的业务类型,并在逐步降低消费信贷业务的比重。

但新业务的拓展意味着风险和不确定。数据上,趣店的一季报并不好看。对投资人来说,趣店赚钱没以前那么快、那么容易了,但是趣店所面临的信用风险和政策风险却因此更小了。

趣店卖车究竟能不能行还需要时间的检验,但放眼整个行业,无论是京东金融这样的大玩家,还是无数创业公司,转型的逻辑也都逃不开“不做金融”四个字。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